<ruby id="drzvp"><ins id="drzvp"><meter id="drzvp"></meter></ins></ruby>

    <em id="drzvp"><form id="drzvp"><nobr id="drzvp"></nobr></form></em><span id="drzvp"><th id="drzvp"><progress id="drzvp"></progress></th></span>

    <form id="drzvp"></form>

    話題

    閆曉林:扎下深根 沖向塔尖

    技術領先,并不單純指技術及技術指標本身的領先——技術得落實到產品競爭力上。這意味著“閆博們”不僅得往塔尖攀登,還得讓塔下之人享受到技術之美。

    GQ男士網2021.09.10

    為TCL 40周年拍攝《智族GQ》,恐怕是閆曉林最講究穿著的一次。

    每年一度的TCL全球經理人大會,高管都要出席。平時個性再強的人,這時也會做出一些妥協。但閆曉林不那么在意,不僅不穿西裝,而且打了領帶,襯衫露在褲子外面,運動鞋也是常態。

    但這回,閆曉林搭乘最早航班,準點到了拍攝現場。穿著休閑一如往常,深藍色polo衫、運動鞋,但頭發有自己打理過。在助理勸說下,他穿上了西裝。

    他沒有拍過形象照,少有的幾張都是參加TCL活動時的照片。拍攝意外順利,他很快就明白攝影師想要的角度和感覺。幾分鐘就出片了,照片中的人放松且自然。臨走前他還撂下一句,“攝影師挺專業的?!?

    這是他難得好說話的時候。

    閆曉林是個“難搞”的采訪對象。起初拒絕采訪、拒絕出鏡。助理溝通了很長時間,他也只是提供了一份300來字的文字回復。

    但老板李東生相當包容?!盀槿说驼{、講話簡單直接”,是同事對他的評價。?

    在閆曉林的履歷里,有一大堆頭銜,TCL科技集團CTO,TCL華星光電首席科學家,TCL工業研究院院長,國家新型顯示技術創新中心主任。

    在TCL,大家通常會稱閆曉林“閆博”。閆博真的是博士。?

    從中國科學院等離子體物理研究所畢業后,他從事了兩年博士后研究。

    進入企業,并不是閆曉林的初衷。他熱愛學術研究,天生的好勝心也讓他從中獲得榮譽感。到TCL工作,是太太的強烈建議。但很快,他就適應了一名“職場人”的生活——做的依然是研發,只是在象牙塔外頭,他還得背起責任。?

    成立40年的TCL,目前有3條技術主線,顯示技術、智能技術和半導體芯片設計及功率器件技術。它們分別由不同部門負責,向上游延伸,各自發展又相互協同,形成了富有特色的三級研發架構:

    在顯示技術上,TCL華星各業務線負責18個月當期產品研發,顯示技術創新中心負責18-24個月中長期技術研發,TCL工業研究院負責印刷QLED、Micro-LED、AI在顯示及材料領域應用等前瞻技術研發;在智能方向上,TCL實業各業務線負責當期產品開發,鴻鵠實驗室負責AI工程化能力建設和產品落地以及IoT相關能力建設,TCL工業研究院負責前沿深度學習算法研究。

    作為工業研究院的“頭兒”,閆曉林掌握的是3條技術主線中TCL最前沿的部分,看到的也總是公司的未來一面。

    沖向塔尖的遞棒者

    谷歌搜索“閆曉林”,媒體報道屈指可數。但每一篇報道,都與TCL在顯示技術和智能終端領域的突破相關。

    2018年,聚華成功點亮第一個顯示樣機——31英寸全高清印刷OLED顯示屏,標志著聚華平臺印刷顯示技術路線探索和技術方案開發的成功。此后,聚華研制了全球首款結合量子點和有機發光雙重優勢的31英寸超高清頂發射印刷H-QLED樣機。2020年,聚華又展出了全球首款基于印刷技術的可卷繞柔性OLED樣機。

    創造多個“全球首款”的聚華,是TCL在2014年投資成立的公司,專門攻克印刷顯示產業的共性關鍵技術,構建技術創新體系。

    兼任聚華董事長的閆曉林,就是其中的關鍵人物。他手下有一批頂尖海歸博士,還引入了多位國內外OLED研發領域的專家骨干。

    隨著印刷OLED顯示技術不斷成熟。按照TCL三級研發架構的協同方式,聚華將這項技術交給了更靠近生產端的華星,聚焦印刷顯示QLED的技術攻關。

    過去是研究屏幕的科學家,進入TCL后的核心任務也是研究最先進的顯示屏技術,閆曉林帶領的團隊,總在沖向塔尖,又不斷遞棒給后來者。

    目前,他們主攻的QLED技術被TCL視作顯示領域“核武器”,也被公認是全球頂尖水平。在更前沿的Micro-LED技術領域,“閆博們”也沒少努力。2020年,TCL與三安光電建立聯合實驗室,重點攻克Micro-LED顯示工程化技術中的關鍵技術。

    抓住未來的確定性

    在人類探索顯示技術的130年間,誰能掌握未來占據主流市場的技術,才有可能跨過企業生命線。

    2020年,TCL實施全球領先戰略。作為重要支撐,TCL研發也在核心技術領域提出了全球領先戰略。但技術領先,并不單純指技術及技術指標本身的領先——技術得落實到產品競爭力上。?

    這意味著“閆博們”不僅得往塔尖攀登,還得讓塔下之人享受到技術之美。?

    2019年,他帶著幾件搭載人工智能的TCL創新產品參加在柏林舉行的國際電子展,同時揭牌了TCL的歐洲研發中心。

    這個設在波蘭的研發中心,和華沙大學信息與工程系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,主攻人工智能前瞻性、基礎性技術研發。在TCL的人工智能研發版圖中,還包括美國、中國香港、深圳、西安和武漢等研發中心,廣泛開展語音語義、圖像視頻等垂直領域算法研發和應用落地。

    技術的競爭,更是一個技術生態與另一個技術生態的競爭。

    從上游探索到下游應用,TCL做了一個開放的技術生態,不僅牽頭成立了“國家新型顯示技術創新中心”、“TCL香港大學人工智能聯合研究中心”,還和香港理工大學及騰訊合作成立創新場景設計聯合實驗室,聚焦垂直領域創新性、顛覆性場景的探索。

    “減掉了一個自己”?

    古代戰爭史中,少不了對精銳輕騎兵的描述:前鋒,輕騎上陣,率先突破敵營。

    領導著TCL的技術精銳部隊,閆曉林也在輕裝上陣。每天堅持跑步、游泳、健身,是他頗為自豪的事。2015年到2016年間,他開始減肥,“減掉了一個自己”。?

    這只是閆曉林在TCL的一個轉變。

    2001年,他加入TCL,第2年就遇上公司史上第二次轉型——“龍虎計劃”。當時他還只是TCL集團多媒體電子研發中心的項目經理,“懵懵懂懂”。?

    不過,這個在TCL最代表未來技術的關鍵人物,因為責任,在此后公司幾次轉型中,一次比一次積極參與。

    他在那份只有300來字的文字采訪中這么回答我們:“未來3-5年就是顯示技術和產業轉折的關鍵機遇期,我們必須心無旁騖地實現趕上和超越全球領先企業?!?/p>

    路很長,走久了難免會形成慣性。
    過去支持你成功的,正被浪潮沖散。
    是墨守成規,還是自我顛覆?是踱步不前,還是蛻變重生?
    前往鏈接觀看TCL×GQ視頻《他們的自我顛覆》,
    尋找TCL敢為40年的答案,也找到屬于你的變革勇氣。
    https://v.qq.com/x/page/b3274xh0cnn.html

    相關閱讀

    猜你喜歡

    阿姨一直叫,办公室熟妇的悲哀屈辱,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专区一一
      <ruby id="drzvp"><ins id="drzvp"><meter id="drzvp"></meter></ins></ruby>

      <em id="drzvp"><form id="drzvp"><nobr id="drzvp"></nobr></form></em><span id="drzvp"><th id="drzvp"><progress id="drzvp"></progress></th></span>

      <form id="drzvp"></form>